走进阿斯哈图石林

2018-07-01 00:47 来源:未知

  平生第一次踏进草原,是在今年的五月,中巴客车从家居小城出发,一路向西北挺进,除了到服务区稍加休息之外,司机忍受疲劳一直加紧赶路。

  越往西走越人烟稀少,越空旷寂寥,越苍茫浩瀚,大约奔驰了10多个小时,终于来到内蒙赤峰的克什克腾草原。过去我对草原的认知只是在影视和网络图像上获得,大抵是湛蓝的天空飘荡着悠悠白云,无边的大地铺满茵茵碧草,还有奔驰的骏马和成群的牛羊,身着蒙古服装的青年男女载歌载舞,洒脱豪放。这样美丽的地方,莫非人间天堂?那里的一草一木,一山一水,一景一色都令我十分向往,今天终于如愿以偿。

  高居全国第三位的内蒙古,面积达118.3万平方公里,幅员极其辽阔。而克什克腾草原则处于内蒙古高原东部,大兴安岭山脉南缘,浑善达克沙地东端,是三大地貌区的结合部,素有“塞上金三角”之称。在这两万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,汇集了草原、湖泊、林海、沙地、石林等多种自然景观,被称作内蒙古风光的“百宝箱”。

  时令已过春季,空气清新,气温凉爽,草原上的冰雪融化后,小草才冒出细细的身姿,飘动着绿色草浪,花儿在风中散发着阵阵幽香。柔软细腻的沙地有些干旱,羸弱的小草略显稀疏。可远远看去,却像漂亮的地毯铺在平坦的大地和山坡上。树木也穿上了绿色的纱衣,春燕欢笑着归来,成堆成群的牛、马、羊在悠闲地啃吃着嫩草,好似撒落的粒粒珍珠,整个大草原春意盎然。几天里,我领略了乌兰布统大草原旖旎风光,观赏了公主湖和将军泡子一泓碧水,走进了白音敖包沙地云杉林,跨骑了矮小健硕的蒙古马,品尝了享誉中外的烤全羊,可最让我开心的却是亲眼目睹了丘陵上矗立的奇异石林。

  阿斯哈图石林,位于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地经棚镇东北方向105公里处,是克什克腾世界地质公园九大园区之一。阿斯哈图是蒙古语,意为“险峻的岩石”。阿斯哈图石林分布在大兴安岭最高峰--黄岗峰以北约40公里、海拔1700米左右的北大山上,石林沿山脊呈北东向展布,共有四个核心景区(其中一个景区已经关闭)。景区地处高山草甸草原与原始白桦林的交汇地带,这里植被茂盛,植物资源丰富,因季节的不同而姿彩各异,魅力纷呈。石林主要是在冰盖冰川的创蚀、掘蚀和冰川融化时流水的冲蚀作用下,由两组近于垂直的节理和一组近于水平的节理切割而成。在第四季冰期的精雕细琢及岩浆活动、冰盖卸载、气候变迁、风蚀作用、人类活动等诸多因素的共同影响下,形成了今天神秘的独特自然风貌。它不愧是举世罕见的“冰石林”,具有华山之险峻,黄山之秀丽,泰山之雄奇。这里山连着山,峰连着峰,山山各具特色,峰峰形状各异。有的像“石柱”、“石丛”、“石笋”,有的似“石塔”、“石墙”,还有的如“秀女望月”、“比萨斜塔”。层层叠叠的风蚀花岗岩,在辽阔的山岗上突兀耸立,站在这个山岗上,你才能真正感受到那座山岗的魅力与奇异。草原神鹰、桃园三结义、石书、霹雳石、七仙女、古堡风情,奇形怪状的巨石,惟妙惟肖,比比皆是,好似大大的盆景。

  阿斯哈图石林在形态上与云南的路南石林、元谋土林、新疆的雅丹地貌和现代冰川上的冰林均有相似之处,经众多有关专家考察认证,阿斯哈图石林是花岗岩地貌与石林地貌相结合的一个新类型,属花岗岩石林,是目前世界上独有的一种奇特地貌景观。张家界的石林、石柱是在群山之间,并且高耸入云,这里的石林则没有那么高,或孤立,或连体,或成堆成片,或均匀有序地排列在草原上,蔚为壮观。我近距离仰视巨石,它们大多呈黑褐色,历经亿万年沧桑变化而屹立于此,尽管周身斑剥,满目创伤,尝尽了世间苦痛,却仍然傲立塞上,孤芳自赏。我抚摸着,品读着,一股苍凉的感觉油然而生,暗自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

  这片广袤的绿色净土拥有太多让人流连忘返的美丽景致,尤其是夜晚,月光下的草原虽然没有了五彩缤纷,却多了一片宁静和神秘,弯弯的月亮悬挂在那高远的天空中,云彩随着月光的柔曼光影变幻着她轻柔而缠绵的舞姿,夜空中缀满了繁星,河水静静流淌,在月光下依稀闪烁出点点波光。环顾四周和远方,幻影绰约的一樽樽巨石,岿然屹立于暮色之中,显得无比的强悍与博大。

  孙继昌,男 ,1958年生,就职于辽宁省铁岭市银州区地方税务局,中共党员,本科学历。辽海散文作家协会会员、铁岭市作家协会会员、银州区作家协会会员。从事文字宣传工作多年。在中央级《中国税务报》、《中国文学》;省级《辽宁老年报》、《辽宁地税》、《辽海散文》;市级《铁岭日报》、《辽沈晚报(铁岭版)》、《铁岭电视报》等各类报刊刊登诗歌、散文稿件100多篇。近年来,以写游记类、回忆类散文为多。部分作品在铁岭市文学赛中获奖。

TAG标签: 阿斯哈图石林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